烛龙以左_17.楚杏儿(4k)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7.楚杏儿(4k) (第1/3页)

  朱红寺庙的宽广庭院,银杏树下是黄铜大钟。

  此时银杏叶子飘落,纷纷然若雪。

  “阿弥陀佛。”僧侣低颂佛号,“太行有您乃是此地生灵之幸。”

  少年无所谓地摆手。

  这寺庙的僧人怎么尽喜欢说些客套话,连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道理都不明白。走在寺庙里听着僧侣们的惊叹赞扬,不知道的还以为李熄安是啥天才救世主。

  “这寺庙清净,是块修行的好去处。”他抬头看着躯干虬龙结扎的银杏树,接过一片鹅黄杏叶。

  “阿弥陀佛。”僧侣躬身。

  “说起来,姑娘你还要在上面晃多久?”少年的话让僧侣一惊,跟着抬头,却发觉只有纷然若雪的银杏叶,瞅不见其他东西。

  正在树冠里摇晃银杏树干的女孩陡然停下了动作,兴奋的表情凝固在小脸上,随后不可置信地望向树下,发现少年那对清水般的眸子确确实实在盯着她。女孩不信邪,蹑手蹑脚地绕到粗壮的树干后面,令李熄安哭笑不得的是女孩藏好身子后又探出头来,大眼睛扑闪扑闪打量他。

  发现李熄安的视线没有偏移,仍然盯在她身上时吐了吐舌头,手掌扒拉开一层无形屏障,显现在众人视线中。

  给定力高于常人的僧侣都看呆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日夜走过的银杏树里潜藏着一头崛起生灵。

  没这女孩摇晃树干,银杏的叶子也不飘了,少了些美感。

  “你是怎么看到我的?”女孩坐在一支横着的树干上,两截白净纤细的小腿来回摆动。

  “李施主,这位姑娘是……”一旁的僧侣疑问。

  “不是姑娘,是银杏。”李熄安指正。

  凶猛可怕的掠食者厮杀,获取媒介,得以踏上崛起路途,这点不适用在花草树木上,因为它们无法动弹,很难去主动获取机缘。所以飞禽走兽崛起在现在这片大山里不算罕有,花草树木却是异常的稀少,它们的崛起之路比之动物要艰难许多。

  李熄安看女孩的眼神里颇有些看珍惜宝贝的意味。

  女孩反而被这眼神触怒了,分明是株银杏,却有小猫炸毛的既视感。

  “不回本姑娘话就算了,你那眼神是怎么回事啊?可怜本姑娘?还是觉得本姑娘不能打,要不要来比划比划,啊!”女孩张牙舞爪。

  “那个……”僧侣瞳孔地震,想劝女孩赶紧打住。这银杏有灵,干嘛非要打打杀杀,就算打打杀杀,惹到那头赤蛟身上来又是要干嘛?

  “如果你不是只在上面看着,说的话会更有说服力。”李熄安把手按在僧侣肩膀上,示意他不用在意,安心便是。

  女孩口里喊的震天响,屁股却像黏在树枝上一样,挪都不带挪,这哪是要一决高下的模样。

  “你有名字么?”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楚杏儿。”女孩下意识昂首答道,说完就反应过来少年在岔开话题,撸起袖子,“喂喂喂,回话啊,是不是要上来和本姑娘比划比划?”

  “楚杏儿啊……”李熄安咀嚼这名字,压根没理女孩的挑衅。

  他看向身旁的僧侣,“你们主持是否为楚姓。”

  “抱歉,主持师叔在我等剃度时便是德高望重的高僧,我们哪会知道师叔凡俗名字,况且入了空门,凡俗名字了无意义,无人会去打听这个。”僧侣摇头。

  “你!你你你!”

  被几番无视的女孩终于受不了了,从树枝上跳下来气势汹汹地靠近,死死盯住少年。

  李熄安笑意依旧温和。

  僧侣不禁后退几步,把位置让给那小祖宗,看着两人对视,手心都不自觉攥出汗来,内心只期望这两头崛起生灵要打到寺院外面去打,要是真的不幸波及到寺庙,今晚大家都得露天休息打坐。

  可那女孩突然安分起来了,像只被抚顺毛发的小猫。

  不是楚杏儿想安分,她本身就不是什么安分的主,以前还有老和尚管得住她,自老和尚死后开始无法无天。平日里最喜欢晃银杏树,看着纷然洒落的树叶很有成就感,特别是僧人要来打扫她又晃的时候。

  现在她沉默了。

  因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