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龙以左_8.以血洗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8.以血洗剑 (第1/3页)

  铅灰厚重的云层,大雨依旧滂沱,苍翠群山在这种恶劣的气候下显得孤寂可怕。

  仿佛一场大雨就将人们与现世隔绝。

  如雷的呼吸声在雨幕里起伏,金色烛火摇曳舞动,化成直线。他知道,这是那头可怕生物在雨幕里高速移动。带来的劲风甚至能够弯曲大雨的方向,造就一片无雨地带。

  “不听话会吃苦头。”女孩说。

  赤色巨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奔袭,一截狰狞长尾出现在女孩头顶。

  这是回应。

  长尾砸地,女孩却轻盈地站在那截尾骨上,娇小身体微微躬身,像一曲芭蕾后的行礼。

  顾楚楚眼底浮泛着灿烂的银色,仿佛洁白月光从海平面升腾。她精致小脸肃然,口中吐露出来自太古的文字。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古文,来自上个被埋葬的时代。

  李熄安却能听懂。

  她说,以吾剑,葬汝类!

  壮汉的身体在颤抖,不是来自他本身,而是来自他背后那个木匣,木匣中传来巨力,仿佛活过来,要破开封存。不止他一个,负责背负木匣的所有人都是如此。木匣里响起龙吟之声,震动越来越大,几乎要把人一同带起浮空。

  “出。”女孩摊开五指,漠然下令。

  木匣破开,金属锋芒直冲云霄。

  数十柄古剑腾空,剑锋撕裂雨幕,剑身篆刻的未知文字闪烁莹莹辉光,带有惊人神异!

  大雨重新落下,雨幕合拢。遮掩了赤色巨影的身形,古剑轻吟着,在半空划出痕迹,尽数归于女孩背后。它们耐不住地交错,要尽饮生灵血肉。

  顾楚楚眼神无喜无悲,看着雨幕里的赤色大蛇如看死物。

  壮汉看着两头怪物在大雨里对峙,世界观被重新洗刷了。手里的枪早已放下,事到如今,枪械在这些东西眼中没有丝毫意义。

  剑出,数十柄古剑在女孩一念之下化作长龙,锋芒甚至削平了周边所有大树躯干。

  雨帘也跟着被撕裂,直逼大蛇头颅。

  可那覆盖赤铜鬼面般的蛇脸在嗤笑,燃烧的金色烛火里充斥戏谑。

  它躬身,背脊仿若嶙峋的礁石,骨突分明而狰狞。难以想象面前这头生物还能被称作“蛇类”。它吐着猩红信子,全身披着赤色铁鳞,伴随着呼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