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豹我呀?大概是废了_6 人不可能一直倒霉,但雪豹就不一定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6 人不可能一直倒霉,但雪豹就不一定了 (第1/2页)

  嗯?天亮了?

  阳光照射的土坑之内,零冲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俺在哪里?昨天的一切全部都是做梦?

  零冲目光有些涣散,还没有能从刚刚睡醒的状态中醒过来。

  他感觉昨天的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又是那么的超出他的认知。

  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咬人的牙架?也许是他昨天太累了做的噩梦吧?

  可那疼痛实在是太真实了一些儿,又不像是做梦啊?

  零冲望着周围有些愣神,随后望着坑边的青草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说起来他到现在还没有喝过一口水呢,他实在是太渴了一些,必须得找到水才行的,不然这会把他给渴死的。

  先找到水才说吧。

  零冲从土坑里爬起来,脑袋现在除了找水以外已经没有其他的想法了。

  不管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找水才是关键。

  他感觉自己的喉咙因为缺水干的都开始疼了,嘴唇更是跟老树皮一样的。

  水,水啊。

  你在哪里?

  零冲一边舔着周围青草上的露珠湿润自己干裂的嘴唇,一边嗅着空气中水汽寻找着水源的位置。

  这没有水喝实在是太难受了,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都昏昏沉沉的。

  也不知道那雪山上融化的雪水到底流到哪里去?

  零冲心理一边嘀咕着,一边朝着前方走去。

  渐渐的嘴唇已经不再干裂了,可不能大口饮用水还是让他非常难受。

  迈着步子在荒凉的土地上行走了许久,突然“哗哗”的流水声吸引了他的注意。

  水,有水了。

  零冲开心的朝着水声处狂奔而去,没有什么比水更能够让他开心了。

  他现在实在是太想喝水了。

  灰白色的土地上,一条分割着两边土地的河流出现在了零冲的面前。

  河水并不湍急,但却带着刺骨的寒冷。

  站在水边感受着浓烈的水气拂过脸颊,零冲想也没有想就跳进了水里。

  虽然河水是这么的冰冷,但他现在太渴了太想喝水。

  呼!实在是太舒服了。

  冰冷的河水漫过身体,让零冲感觉无比的愉悦。

  水流不但滋润了他的喉咙,更让他活了过来了。

  太舒服了。

  零冲扭动着身子在河水中游动着,感受这来之不易的水源。

  他决定了他再也不沿着马路走了,他要沿着这条水流流淌着的方向前进,缺水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他再也不想离开这条生命的源泉了。

  哦!美丽的水流。

  俺再也不走了。

  零冲大口喝着河水,在水流中玩耍了好一会儿的。

  才从河水当中恋恋不舍的爬了起来。

  没有办法,他也想跟这条河流再拥抱一会儿的。

  可这毕竟是雪山上流下来的水流,哪怕是流淌了这么远,也依旧冰冷刺骨,他没有办法在里面久待,待到现在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真是一条干净的河流啊,就是一条鱼也没有是不是有些太离谱了一些?

  从河流中来到了岸边后,零冲睁大了双眼寻找着河流中可能存在的鱼儿,可却发现这里面实实在是干净的有些吓人,没有一只鱼儿在里面游着。

  不由心理嘀咕着这就是传说中的水至清则无鱼?

  算了没有鱼就没有鱼吧,至少还有喝不是?

  而且这里就这么一条水流的,他就不信了,这片荒凉的地方真的什么生物都没有?

  只要这里存在活着的动物,那就肯定要跟他一样来这条河边喝水的。

  那他沿着这条河流肯定是能够找到吃的。

  想到这里,零冲不由对着河水张了张嘴巴。

  他想要看一看现在自己的嘴里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了?

  他原来的牙齿还好?没有被那诡异的牙架给全部压碎了吧?

  咦?怎么可能?

  为什么什么事情都没有?

  零冲对着水面看着自己完好无损的牙床,严重露出了惊讶之色。

  明明昨天那么疼,为什么牙齿却一点儿事情都没有?

  他实在是不能理解。

  难道说昨天的一切都是他在做噩梦?

  看着完好无损的牙床,零冲陷入了思考之中。

  如果昨天一切都是假的的话,那疼痛也太真实了一点,可如果昨天是真的的话,为什么他牙齿却没有问题?

  零冲有些摸不着头脑,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可又找不出来证据。

  算了,只要俺的牙齿没有问题就好了,其他的事情就无所谓了。

  实在是找不出来问题,零冲便也懒得理会。

  不过话说回来,他的牙齿真白真漂亮呀。

  在水面上都可以看得出来白的闪闪发光呢。

  自己这么一口好牙,可得好好的保护好了。

  不然牙齿掉了可就没有办法吃东西了。

  对着水面欣赏了一会儿自己锋利的牙齿。

  零冲便迈着步子沿着河面继续前进着。

  “原来如此,大头是为了寻找水源?”

  “所以才会跨越这么远?说起来我们把大头放下的地方是没有水源的?”

  凌川雪豹救助繁育保护中心内,一早起来的鲁晓燕等人看着电脑屏幕内红色的红点到达了地图上蓝色的河流附近出声道。

  “是的,的确没有。”

  听到这话,李献忠点了点头。

  他看了一下地图,发现放归大头的地方确实没有见到河流。

  “那这么看来我们实在是太粗心了一些了。”刘梦婷看着地图说道: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