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战龙_第9章 魏云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9章 魏云亭 (第1/2页)

  韦嘉也觉得钱夕惕表现得不错,虽然看上去没品,但是很有效。她也很好奇,面对这种泼皮无赖的话,赵玄机又能怎样?会不会气急败坏?

  当然不会,事实上能让赵玄机失去理智的事儿还真不多。比如他抽打钱夕惕的时候,眼神里面没有复仇的火焰也没有肆虐的快感,更没有失去理智般的发泄。

  他只不过像是在认认真真做一件事,要把这件事做完美,就这样。甚至他可能把钱夕惕当成了一件艺术品,而皮带就是手中的刀,一刀一刀使作品臻于完美。

  而这样的态度挺让韦嘉发怵,其实任何人都会发怵。她也了解钱夕惕的德性,知道这货能面对赵玄机这样的狠人还能把泼皮坚持到这时候,真是难为了他。

  对,就是“狠人”二字最能形容现在的赵玄机。

  就好像现在,赵玄机风平浪静的一句话,便又让韦嘉心头微微一寒。

  面对钱夕惕的泼皮无赖,赵玄机照例一皮带,而后淡然说:“就是真杀了你,多多也不至于流落街头——你忘了家里还有老三和老四?其实你得庆幸今天回来的是我,要是换了那两个小子之中的任何一个,呵,你猜会怎样?”

  说到这句的时候,赵玄机莫名其妙地看了韦嘉一眼,冷冷地仿佛看待一条死鱼。韦嘉心里头微微一颤,正不知道什么意思,赵玄机就转身离开了房间。只不过他带走了钱夕惕的手机,而且刚才还用这手机给钱夕惕和韦嘉拍了照片,录下了全过程。

  韦嘉摸了摸身上被打的鞭痕,恶狠狠地啐了一口:“在云水还有敢打我的人,王八蛋!回头告诉我爹,看他怎么收拾这孙子。”

  钱夕惕对于这种事后狠没发表意见,因为心很乱。“其实,我觉得这混蛋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至于哪里不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嘉嘉,咱们用房子和孩子要挟他,会不会把弓拉崩了?”

  韦嘉沉闷了一会儿,穿了衣服带钱夕惕离开,直奔大德典当行。老爸韦世豪和魏二叔这个时间一般都在典当行,还是让他们这帮老家伙拿主意。

  *……*……*

  云水市元宝街,因街道呈弯弓形,和弓弦位置的小安河共同勾勒出一个酷似金元宝的轮廓。数百年前有高人途经此地,一语点出这里乃是最聚财气之地,并称此街为元宝街。

  无法考证真假,也不知原来的名字,总之元宝街三个字就这么一直沿用了下来。还别说,这条街上还真滋育出了不少真正的商业大家,元宝街自然也成为云水市的财富中心之地。

  进入新时代,这条街虽然被大面积改造,但是元宝的造型不敢有丝毫更改。金融、商业、宾馆、酒楼等各式新型企业扎堆聚集,形成了云水市最繁华、最富含金量的一条商业街。而云水人也从不觉得现代商业文明和土里土气的元宝街三个字有什么不适合,习惯成自然。

  大德典当行就位居这元宝街正中间,也就是“元宝底儿”的最核心之处。了不起,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拿下最黄金的地段,彰显的是财力,更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