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的教导主任_第四章 前往重庆的火车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 前往重庆的火车上 (第1/3页)

  长河落日,漠北沙海,一望无际的边陲之上了无人烟,时不时只有空中敖璇的几只孤鸣的秃鹫,在觅寻着自己今日的猎物,死亡和腐朽的气息在空中散发。

  在漠北千里无人,百里枯骨,一座低矮的沙城上面端坐着一名扎着小脏辫的男子,身边一把九龙弯月刀斜斜的插在一处,灰暗光芒的闪耀下有着嗜血的色泽,大约四十岁的年华,此刻空中一阵低鸣,紧接着男子抬起眼睛摄人心魄,看着直冲而来的秃鹫,不仅仅没有闪躲。反而还咕咕的笑了起来,身音不似人声,从秃鹫腿上拿下不知道谁传达的讯息,看了看便是一声争鸣之音想起,九龙弯月刀腾空而起尾随着怪异男子离去,身后还传来,“二十年约定已过,江湖中原,西海江南,你们就等着我卷土重来吧。

  三个月后,九月份的阳光初次发挥着骄阳的魅力,像是少女的脸庞时而妩媚时而彤红,惹得人们是有爱有恨,对于华夏国的少年少女们来讲,是新奇的开始也是噩梦的到来,因为新学期到来了。

  奔驰呼啸的列车在航次航次的轨道上面急速前进,好像前方有着必须追赶的目标,这列从上海开往重庆的列车上面,叽叽喳喳的布满了充满着青春洋溢气息的男女们,大大小小的行李包裹在其中看的人们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路途上不断有人上下列车最后在还有一个班次的路程上这列火车终于不用停站了,最后的目的地重庆还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要到达了,这是一列普通舱,唯一有区别的是这里的人大部分年纪都是很年轻,大约二十左右的模样,看起来对未来充满了期冀和向往。

  坐在4号厢63位有着一名将自己卷缩着不算十分厚实的风衣下面,虽然没有到达十分炙热的九月,可是有的年轻人已经开始简单的穿一些轻纱了,所以而且这人还用一只灰色的圆通帽将自己遮掩在其中,是不是翻滚一下身体好像再告诉周围人自己还活着,轻微的鼾声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打出,惹得同座位旅客也是有点不厌其烦的模样,好像就从来没有看见对方抬起过头来。

  这时候火车刚刚启动步伐准备一鼓作气到达重庆,在刚刚上来的又是一群大包小包的年轻人当中,有一位身材不矮,面色和煦,简单的打扮不过从其着装上面可以看出佩戴都不是一般人可以用得起的,凌子涵好像神情有点不太乐意的模样,浓重的哼声好像在抱怨着列车内像是饺子一般的物事,侮辱了自己的眼睛一般,不停地挥手好像要驱赶这些刺鼻的汗臭味,心里面不停的埋怨道,“真不知道婷婷是怎么想的,好好的头等舱不做,还非要来做火车还是普通舱,害得我一路更随都不敢停顿,不过一想到对方玲珑的身段和火辣的身材,以及临行前父母的交代才忍下心来。

  科技时代就是有它的好处,交通也是便捷了些许,上海前几天因为一些突发的状况,导致机场大规模的整修,以至于一部分人没有时间坐上飞机赶往重庆,可是开学日期又是相对紧迫,没有办法即便是富家千金少爷也是挤上了人山人海的火车,估计这里面的情况足以让他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