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_第二章 依稀四季江湖血,何堪不灭垂天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依稀四季江湖血,何堪不灭垂天云! (第1/2页)

  云扬满载而归。

  满面春风的走出酒楼,后面七大公子一脸菜色相送:“云少慢走,咱们下次再聚……”

  终于看不到云扬的身影,七个人才松了口气。

  “吃!狠狠地吃!”马公子咬牙切齿的流下泪来:“我要怎么吃才能吃回这二百万?”

  其他六位公子翻了个白眼,心中居然有点暗爽。

  我虽然倒霉,但……还有一个比我更倒霉的呀!

  这么一想,居然兴致高涨:“来来来,今晚上不醉不归!老板!再上一百道菜!他么的,老子要吃回本儿来!”

  一窝蜂又涌了回去。

  抢来请客资格的秦公子脸都白了,又气又急:“他么撑死你们,都给我滚蛋……”

  急忙追了进去阻止。

  ……

  老梅怀里满满的全是银票,跟在云扬身后。

  心头的疑惑,却比怀里的银票还多。

  这七个公子哥儿,哪一个不是飞扬跋扈之辈?哪一个不是无法无天之徒?怎么会这么听话?

  只是今年一年,就已经被公子勒索了两次……

  更不要说之前。

  公子手里到底捏着他们什么把柄?

  “其中六百万,那几个方向,你看着撒出去。”云扬一边走,一边吩咐道:“该注意的事情,你知道。”

  老梅肃然道:“公子放心,我明白。”

  云扬点点头。

  说话间,已经到了云府门口。

  云扬抬头,看着牌匾上的四个大字,艰涩的笑了笑,大步进门。

  天外之云。

  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在云府大门口。乃是当今皇帝陛下手书,对神龙一般的云侯至高的敬意。

  大门缓缓关闭。

  外面,遥远的传来一个人的叫声:“……玉唐九尊,天下英雄;举国哀悼,送我英灵;三月初九,英魂殿前;斩杀奸佞,祭我英灵;英魂常在,浩气长存……”

  无数的人都是脸色沉重,有官员,有军队将领,士兵,黎民百姓……人潮纷纷涌向各个鲜花香烛店面……

  天唐城所有香烛,在这天下午,完全售罄。

  有隐约哭声,在隐隐响起。

  今天是三月初八。

  明日,祭奠英灵。

  云府之内,云扬倚靠在大门上,听着外面的一遍一遍的叫声,此起彼伏;脸上露出来痛彻心髓的思念。

  “九尊,永远都在的!”

  云扬无声的说着,眼神无比坚定:“因为,我还在!”

  ……

  云府。

  密室之中。

  云扬一袭紫袍,负手而立,看着眼前的吴文渊,眼中血色一闪而过,轻声道:“吴御史,久仰大名,神交已久;恨未能一见;所以今日,特意将吴大人请过来,咱们好好地聊聊。”

  对面,身着囚服的吴文渊轻笑一声:“云公子,之前吴某只以为你是天外云侯的公子,并没有将你放在眼中,却没有想到,在这玉唐帝国,云公子居然是如此鬼神莫测的人物。真真是走眼了。”

  他洒然一笑:“能从天牢中如此轻松的就将吴某提到这里,云公子的手段通天彻地呀。”

  云扬眼睛看着这位左都御史,从他的眼中看不到半点紧张和畏惧。

  这是一个死士。

  云扬心中有了定论,淡淡一笑:“些许小手段,倒是让吴大人见笑了。”

  吴文渊从容道:“不知道云公子从天牢之中把我带到这里来,想要与我聊什么?”

  云扬很是云淡风轻的一笑:“想要与吴大人玩个游戏。”

  “什么游戏?”吴文渊道。

  “恩,问问题。”云扬哈哈一笑:“你问我一个问题,我问你一个问题。”

  吴文渊也哈哈一笑:“吴某问你问题,你什么都可以说;但你若是问吴某问题,吴某却未必肯说。”

  云扬笑了笑,温文尔雅的说道:“据我所知,吴大人这一次,全家都被抓住。包括,你的老母亲,你的妻子,你的两个妾室;你的三个儿子,一个女儿。”

  吴文渊眼神冷了下来:“你想说什么?”

  云扬温柔的说道:“吴大人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当然是什么都不在乎了。只是,家人的性命,吴大人未必能够置之不理吧?”

  吴文渊眼神一动:“你的意思?”

  云扬淡淡道:“我问你第一个问题,你回答了,我可以让你痛痛快快的死。这是第一个福利。”

  吴文渊嘲讽的说道:“我若是一个问题也不想回答,难道你就能让我活?”

  云扬微微仰了仰脖子,道:“死,也要分怎么死。吴大人是明白的。你若是一个问题都不回答,你的家人一个也活不成;而吴大人你,却要在我这里长命百岁。”

  他微微一笑,雪白整齐的牙齿露出来:“吴大人,你以为呢?”

  吴文渊饶是视死如归,也忍不住浑身哆嗦了一下。

  长命百岁。

  这充满了吉祥寓意的话,此时从云扬口中说出来,却充满了阴森恐怖。吴文渊自然知道,自己会如何的“长命百岁”。

  他沉默了一下,道:“你的意思是,我的家人,还能活下去?”

  云扬道:“自然;我问你第二个问题,你回答以后,我能保证,你的妻子能活下去。第三个问题,你的母亲可以活下去。第四个,你的女儿可以活下去。第五个……问题,你最不喜欢的老二儿子可以活下去……最后一个问题,除了你之外,你全家都可以活下去,而且是自由的活下去。”

  吴文渊痛苦的闭上眼睛:“如果其中的某个问题,我不回答呢?”

  云扬云淡风轻:“比如说,第四个问题,你若是不回答,我会让你的女儿也活下去,但,是在娼馆中活下去,而且,每一个客人,都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