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_第一章 兄弟情义莫论酒,男儿行世必拔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 兄弟情义莫论酒,男儿行世必拔刀! (第1/2页)

  我喜欢动脑子,我喜欢智慧的解决事情;但是当我用力量可以解决一件事的时候,我从来不动脑子。

  ——云扬语录。

  ………………………………………………………………

  “兄弟情义莫论酒,男儿行世必拔刀!”

  云扬悠悠的吟哦一句,举杯向着空中敬了一下,一杯殷红如血的酒,落入腹中。眼神黝冷幽深。

  他一身深紫色的衣袍,静静地慵懒的坐在庭院里天兰花架下的椅子上,他的视线似乎是落在那遮蔽了半个院子的天兰花上,但又好像是穿透了这个世界的空间,落在了另一个位面。

  他的五官就像是精心雕琢的玉器,似弯非弯的精致眉毛,漆黑深邃的眼睛,就像两个不可见底的深潭,不算很清晰的双眼皮,挺直还有些微翘的鼻头,小巧而不薄不厚的嘴唇,不说话的时候,就像一朵即将绽放的玫瑰。

  他的脸,就像一整块精致无瑕的美玉,黑色的长发在头上随意的挽了一下,发丝飘在脸颊两侧,飘在脑后。随着清风拂动,有一种超脱红尘的潇洒,有一种遗世人间的孤独。

  整张脸,透着一种女子一般的秀美。

  甚至说,这世上九成九以上的女子,相信都不会有他的五官这样精致。

  但,如此秀美的五官,凑在他的脸上,却给人一种清冷而肃杀的感觉。如同云端之上的一尊冰冷的神祗,对人间所有悲欢离合,都不屑一顾。

  虽然身子有些削瘦,脸色也稍嫌苍白,但,却更加了一份忧郁的奇特魅力。

  云扬好像很喜欢这句话,忍不住又说了一遍:“兄弟情义莫论酒,男儿行世必拔刀!”说完,又是举杯向着虚空敬了一下,似乎在邀请什么人,然后一饮而尽。

  他的脸上,露出一抹深沉的伤感,眼底深处,掠过一片深邃的痛楚。

  这一刻,眼神突然变得刀锋一般凌厉。

  这种凌厉一闪而过;但他眼前几朵盛开正艳的天兰花,突然瑟瑟颤抖一下,悠然飘落,还未落地,已经枯萎。

  凌厉之后,云扬的眼神瞬间又有些暗淡。自己的修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有太多太多的事情,等着自己去做,但一身修为,却是涓滴不剩。

  身后脚步声响起。

  “公子。”一个老者,尊敬的站在他的身后。

  云扬没有回头,道:“老梅,什么事?”

  老者的身体站的笔直;每一次站在自己这位公子身后的时候,总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公子虽然重伤未愈,失去了一身修为,现在乃是手无缚鸡之力;孱弱的似乎一阵风就能吹倒,但,却给人一种无论任何人都是凛然不可侵犯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怪,似乎毫无来由,但却真实存在。

  “是有两件事。”老梅简洁的说道:“第一件事,军方突然出手,扫荡了左都御史吴文渊的家,还有几个御史台官员的家;据说是老元帅秋剑寒亲自下令,出动军方精锐,吴文渊全家被一网打尽,吴文渊被打入天牢。”

  云扬没有说话,只是听着。

  这件事并不奇怪。只是一个朝廷大员的倒下而已。在玉唐帝国之中,这样的事情丝毫不值得老梅专门来汇报。他知道定然还有下文。

  而且老梅一定会说。

  “吴文渊是我们已经盯了半年的人;所以,在抄家的时候,老奴就安排了一下,最终果然发现,在吴文渊的密室之中,还有一个隐藏密室;抄家的人走了之后,老奴亲自前去,将这个隐藏密室之中的东西取了过来。”

  军方抓捕朝廷大员;老梅能够进去,能够在所有人众目睽睽之下找到密室中的秘密,并且隐藏;而且在戒备最森严的地方,将东西取出来。

  但云扬对此一点也不奇怪。

  老梅道:“里面是一面令牌,一块玉佩,一颗丹药,一颗兽丹。”

  云扬皱皱眉。

  老梅赶紧道:“令牌上写着七个字:一年之计在于春!玉佩上是刻着:正月初十。丹药是丹王殿的续命丹;兽丹乃是六级玄兽青头鹰的玄丹。”

  “嗯,吴文渊的罪名是……叛国;涉嫌天玄崖九尊之战。”老梅说完。

  云扬并没有出声,但老梅清楚的看到,在听到“天玄崖”这三个字的时候,云扬的身体猛然颤栗了一下。

  老梅感觉到,周围的温度在不断地下降,一股从心底透露出来的冰冷,弥漫在小院之中。

  无数的天兰花,突然间无风自落,整个庭院,如同下了一阵花雨。

  良久,云扬道:“把吴文渊弄过来。我亲自审问!”

  吴文渊现在在刑部天牢,如何能弄过来?

  但老梅却是毫不犹豫的答应:“是。”随即道:“公子,据说军部要用吴文渊与一干叛逆的脑袋,来祭奠九尊。”

  听到“九尊”这两个字,云扬脸色一阵苍白,似乎在这一刻,心中被狠狠地插了一刀那样的痛苦的抽搐了一下,道:“我有分寸。”

  老梅道:“是。”

  “第二件事是什么?”云扬道。

  “是……我们没钱了。”老梅有些尴尬:“现在还有几万两银子,估计,只能支撑到明天晚上。”

  云扬点点头,道:“知道了。”

  “午饭已经准备好了。”

  “知道了。”

  老梅已经退下。

  云扬的脸上缓缓的浮现出来一丝酷厉:“年!一年之计在于春!正月初十……你们,终于要冒出来了吗?”

  他脸上淡淡的笑容冒出来。

  但,若是让人看到他此时的笑容,定然会吓一跳。

  这淡淡的笑容里面,似乎是蕴含着尸山血海一般的煞气!如同鬼门关开,万鬼齐出!

  ……

  饭桌上。

  是堆积如山的玄兽肉。一阵阵异香扑鼻。只是,这分量也太多了一些。

  粗略看去,四五十斤是有的。

  云扬叹了口气,开吃。

  老梅咳嗽一声,转过脸去。

  每天这个时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向优雅高贵如同画中人的公子,独自一个人,要吃下这么一大堆肉!

  虽然公子吃相不难看,相反,还充满了优雅。但……足足五十六斤玄兽肉啊!

  这是多大饭量?

  自从公子一年前,伤痕累累的归来之后,饭量突然变得恐怖。

  令人瞠目结舌。

  一顿饭,必须要充满了灵气的玄兽肉;而且,最少是几十斤。一顿玄兽肉,就要花费八千两银子!

  如此下去,真的支撑不了了。

  更何况还有别的大笔花销。

  公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正想着,只听到公子说道:“给马刘张秦凌这些家伙下请柬,晚上,我在白云楼宴客。”

  老梅嘴角抽搐了一下,道:“是。”

  身后,云扬吃下最后一块玄兽肉,然后将那丹王殿的续命丹扔进嘴里,想了想,又将那七级玄兽的玄丹扔进了口中。

  只是这两样,就是价值连城。

  “七分饱。”

  云扬说。

  老梅老脸上狠狠抽搐了一下。

  ……

  一纸请柬。

  让七个家族公子爷们居住的院子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